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宾客心声

孕期日记(二)—疫情下的微笑,跌宕起伏的小生命

周五一早,我就到了圣玛利亚妇产医院。是自己一个人开车去的。正好先生单位忙,我也并不想让他陪着。

其实我前一晚一宿没睡着,各种不好的念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怕医生说“哎呀不行啊,还是没有胎心啊!”怕医生说“还是不好,形状不规则啊!”甚至早晨起来,都没小便。憋着尿跑去等着做B超。

其实紧张了一夜,已经起夜无数次了。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了。早晨七点半起床,洗漱后简单吃了点儿面包,把药吃了,咕咚咕咚喝了两大杯水,就去医院了。

挂号后很快就轮到我了。上周给我看诊的季院长每天看那么多病号居然还记得我,让我心情放松了许多。加上打保胎针到第四天时就已经不流血了,也让我踏实了不少。因为我那医生朋友之前提醒过我,“如果吃药打针了四五天还出血的话,你就要有个心理准备了。”现在,她说的情况没有出现,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。

季院长给我开了B超单,我去排队等待做B超。可是我在等候的时候,又开始胡乱想了。想起我问我的医生朋友,“如果打针吃药还是保不住,就没希望了是吗?”

她说,“对。不过你恐怕还要再做一个流产手术,也得遭一次罪。”

“为什么还要再手术?不是说优胜劣汰,自然就没有了吗?”

“不一定。有时会不干净,会造成感染。那样更麻烦。”

就这样,一点一点地,我的紧张感又回来了。

大约半小时后轮到我。我特意戴着眼镜进去的,就是为了看清楚墙壁上方的实时影像。很多大医院并没有准备给被检查者看的大屏幕,只有医生的检测仪器上的小屏幕可以看。第一次在圣玛利亚妇产医院做B超时并不知道我自己也能看得见影像,所以也没戴眼镜,什么也看不清。这次有准备了。

这次去的B超室和上次的B超室不同。B超室的大夫并不知道我上周的情况。我紧张地问:“大夫,有胎心吗?”

“有啊,怎么了?”

“因为上周来检查都40天了还没有。我很紧张。”

“有胎心,放心吧。你看。”B超室的大夫把影像放大了给我看。我躺在检查床上看见迎面墙上的大显示屏里,一个大红点在一闪一闪。“你看,跳得多有劲儿!”然后她又把音量开到最大,我看见了一道音轨和上下起伏的音浪,更听见了“咚咚咚咚”急促的心跳声。瞬间,激动得我都快掉眼泪了!

“不过,宫腔里有积液啊!得打打针了。”

“好的好的,谢谢大夫!”

我拿着B超单又返回专家门诊室。季院长看到结果后说,“真好啊!有胎心了,长大了,也饱满了。不过,”她接着说,“还是有积液呀,还得继续打针。我得再给你加点儿药,这样就得每天打两针了,忍受忍受,再继续打一周吧。”

好呀好呀。只要宝贝健康,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?这个结果我很高兴!

其实当天我还有上周开出的一针保胎针没有打,当时已经迫不及待地去做B超了。我当时想的是,如果B超检查结果不理想,干脆就不打了,也没必要打了。可是当我知道结果后,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注射室,把当天还没打的那一针打上了。

再来说圣玛利亚妇产医院的医生护士们,真的是很贴心。我刚打完那一针,之前陪我叫号的护士就上来了,敲了敲门,嘱咐注射室的护士,“稍一等,她还有一针。”原来刚上楼的护士已经帮我把医生给我开的这一周的药都拿上来了,其中新开的一种药就从当天开始打。护士还给我拿了一个文件袋,把所有的病例、B超单都放了进去。口服药物还单独打印了服用说明。服务真周到!

发现怀孕这件事一直没有跟我妈说,主要是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,怕她担心。直到第二次检查结束,才打电话跟她说了说。我妈得知我们又将迎来一个新生命,她很激动,并且告诉我说,“当初我怀你的时候就打了一个月的保胎针,没事!你只要早休息、别熬夜,作息规律,就什么事也没有了。”

好啦好啦,又一个七天循环打针开始啦~ 小宝贝要和妈妈一起加油哦~
淫荡的小姨子